投稿邮箱:
zhjzbsxx@126.com
首页>专题 >正文
“统一店招”是政府为民“办实事”, 却为何招来各界非议?——访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市社会建设研究会副会长汤啸天
2019/6/11 12:03:31
中华建筑报 ·
      编者按:红色的牌匾配上黄色的字,蓝色的店名衬上绿色的底,一样大小的字中放大一两个字,将横式招牌竖进来以示与众不同……作为商家吸引顾客的第一张脸,店招成了商家绞尽脑汁、煞费苦心推出的个性化作品,唯恐与他人雷同,显不出自己的特色,于是一条街上商家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捧出自己最满意的招牌,让整条街五彩缤纷,个性张扬,充满活力。

      这样的风景我们随处可见,熟视无睹,但是当有一天我们一抬眼,发现整条街的店招一夜之间变成了统一模样、统一色彩的形式,才陡然感觉昨天的五彩缤纷是多么美,今天的统一样式像军队一样整齐,却成了没有个性的丑,活力飞扬的市场怎么可以用僵化的模式去框住?难怪统一招牌的做法一经推出,便招来各方异议甚至抵制。这不是简单的审美取向的问题,这是市场大潮中的某些细节该不该由政府用行政命令解决的问题。对此,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市社会建设研究会副会长汤啸天首先发声,由此引发一场热议。


      2月1日,由《解放日报》社主办的电子新媒体《上观新闻》推出了一篇文章,标题是《“统一店招”看起来是为民“办实事”,为何商家和顾客却不领情?》,立刻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尤其是在今年上海两会上,还引发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的热议。政府部门在商家门面上实施统一店招这一举措,本意是出于安全考虑,防止年久失修的店招脱落砸伤人,提高和维护城市形象。孰料,不少商家和顾客却对政府有关部门这一举措并不领情,反而招致非议和抵制。个中有啥蹊跷呢?为此,记者采访了这篇文章的原作者,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市社会建设研究会副会长汤啸天先生。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市社会建设研究会副会长汤啸天


从店招脱落安全事故说起


      记者道明来意,汤教授愉快地接受了采访。
      他告诉记者,2018年8月12日晚,上海南京东路“奇遇城堡”店招脱落,造成一起行人3死6伤重大安全事故。事故发生以后,政府有关部门反应迅速。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就发布了《关于全面开展空中坠物安全隐患专项检查的通知》,对强化城市精细化管理,确保城市运行安全进行了专题部署。  
      “这些工作的迅即开展无疑是正确的,但是,汲取教训重在举一反三,而不是‘就事论事’。如果店招脱落抓店招,玻璃幕墙坠落抓玻璃幕墙,城市的安全运行管理就永远是被动滞后的。”汤教授说道。
      随后,他跟记者聊起了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特点与难度。他说,店招具有分散、量大、涉及面广、情况复杂等特点,也存在着现代城市管理的共性难点。
      “除了店招之外,广告牌、灯箱、玻璃幕墙、空调外机等建筑附属悬挂物、搁置物等也随时可能发生危及公共安全的灾害事故。这是城市建筑,尤其是高层建筑最大的管理隐患。”他说,店招脱落致人伤亡的背后隐藏着必然性,反映了城市管理的精细化还有漏洞。

      他认为,政府职能部门和商家都不要怨天尤人,或者把平安无事故的希望寄托在“幸运”之上,而要面对现实,自我反省,补齐“短板”,才是管理正道。


昔日上海临街的统一店招实景

上海吴中路上实施统一店招一景 


店招安全管理责任的归属


  “汤教授,您任教于上海政法学院,还担任着上海法学会的副秘书长一职,您能否从法学这个角度,向读者们谈一谈店招安全管理责任的归属问题?”
      “当然可以。”汤教授回答道。
      “店招是商家为了展示店名招徕顾客所设置的建筑附属物,理所应当由商家承担安全管理责任。”他说,我国《侵权责任法》第85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这里涉及“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三个责任主体,即所有者、管理者、使用者均在“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前提下,才能免除责任。
      “从‘奇遇城堡’店招脱落致人伤亡事件来看,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当地政府就在官方微博发布了情况通报,并在防台防汛期间,黄浦区南京路步行街管理办公室也向沿街单位下发了《关于做好南京路步行街地区2018年户外广告、招牌设施防台防汛安全工作的通知》,该店工作人员作了签收。之后,南京路步行街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又两次提醒沿街单位加强检查,但该商店未按照要求进行自查,也未履行企业安全主体责任。”他说,事故发生后,“奇遇城堡”商店相关责任人李某、陈某便被依法刑事拘留,该店其他涉案人员也一并做了追查处罚。
      他告诉记者,我国《侵权责任法》第86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建设单位、施工单位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因其他责任人的原因,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其他责任人承担侵权责任。”据上海市黄浦警方发布通报:经查,该店店招于2015年6月进行最后一次装修,由上海荣静实业有限公司施工。该公司未取得相关资质认证,法人系王某(男,35岁,安徽省庐江县人)。在施工过程中,该公司未充分预估存在的安全风险,在未拆除原门头上的铝塑板及其他构件的情况下,直接又安装了新的铝塑板(共七八张,每张长2.44米、宽1.22米),并在店招底部安装了一排射灯。在“8·12”事件中,店招支架上的多层门头铝塑板及其他材料脱落,并非相关报道中所述店招底部支架脱落。

      “由此可见,店招脱落致人死亡还可能涉及施工方的责任。换句话说,安全责任主体不仅仅涉及所有者、管理者、使用者,设计者、施工者也属于法律规定的责任人。”他提醒说。


上海常德路上的统一店招场景,
再配上了临街的黄花,活脱脱就像殡仪馆一般

上海市民发现常德路上的统一店招宛如殡仪馆,
向当地政府职能部门反映,这是黄花被撤换、店招被覆盖后的场景


不要再搞统一店招的工程


  “汤教授,您是上海市社会建设研究会副会长,能否再从城市建设的视角,阐述一下城市建设中如何让商家的店招乃至广告牌、灯箱、玻璃幕墙、空调外机等建筑附属悬挂物、搁置物等做到既安全,又美观,有个性?”记者追问道。
      “店招一旦由政府部门统一出资、统一设计制作,统一免费安装,虽说多了安全,却少了个性!我是坚决持反对态度的。”汤教授快人快语地说道。从全国范围看,政府出资“统一店招”的做法也引起了广泛的争议。据浙江之声记者李录宾报道: 2016年,绍兴市下发了《“美丽示范街”创建工作方案》,越城、柯桥、上虞等各区县市均明确了创建任务。各地陆续出现的“统一店招”改造也在网络引发热议。绍兴E网曾有统计,80%的网友认为,“统一店招”难以辨认,毫无生气,失去了各店特色。甚至有网友直言,店与店之间毫无个性,就像80岁的老太太和18岁的小姑娘穿着一样的衣服,让人遗憾。此举也引起了浙江省社科院副研究员王平的质疑:“商家在没有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被强行要求整改或拆除店招,这是政府的一种不当行政行为。这种做法过于简单化,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懒政做法。” 

      据记者了解,北京四惠东地铁站B口外的许多临街商店,就曾经被当地政府强行要求统一安装了店招,亦引起不少顾客和商家们的质疑和反对,直至近期才重新恢复原貌。


北京四惠东地铁站B口临街统一店招一景

刚拆除统一店招后恢复的北京四惠东地铁站B口临街商店一景,
与之前的统一店招并无多大差异


      “对于这种不正常的管理模式和社会现象,汤教授,您是怎么看待的呢?”记者紧追不舍,继续探寻因由。
      他告诉记者,《新民晚报》《新京报》等重量级纸媒体都曾经做过专题报道。据2018年3月29日《春城晚报》报道,包括昆明在内的很多城市纷纷统一临街店铺招牌,甚至有的地方直接用政府财政代替商家制作招牌,应当说初衷是好的,主要是为了提高城市形象,美化市容市貌。但其结果却事与愿违,南辕北辙,不仅饱受社会诟病,没有得到商家和市民的理解,而且制造了一场堪称是灾难性的城市美学泥石流。
      他一再表态,店招安全管理的责任归属是所有者、管理者、使用者,设计者、施工者也属于法律规定的责任人。他始终认为,设置店招是经营行为的一部分,政府插手经营行为有害无益。他强烈呼吁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应当立即停止“统一店招”工程以及诸如此类的做法。
(吕立祥/文 汤啸天/图)


中华建筑报社 主办 订阅热线:010-88139078 邮发代号:1-239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21号甘家口大厦南楼812室 新闻热线:010-8813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