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zhjzbsxx@126.com
首页>企业 >正文
海阔凭鱼跃 天高任鸟飞——记中建埃及新首都CBD标志塔项目总工田伟
2019/4/10 13:13:31
中华建筑报 · 王广滨
 

标志塔总工田伟博士在刚刚打完C80立柱的施工现场

田伟,36岁,工学博士、高级工程师、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国家一级注册建造师。20116月博士毕业后进入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从事结构设计工作,201410月进入中建八局,在肖绪文院士、董石麟院士指导下从事博士后研究,20187月入职中建八局海外事业部,并很快被派往中建埃及新首都CBD标志塔项目任总工程师。

为标志塔匠心筑基

2018826日,田伟抵达开罗以东约50公里的新首都CBD项目的第二天,就参加了项目设计+监理的DAR公司牵头组织的“价值工程”研讨会。DAR公司负责人会上发言说,中国建筑是世界最大承包商,有丰富的现场施工经验,期待中建在CBD标志塔项目的方案优化领域发挥出更大作用。

面对项目起步阶段多个待填充的“价值工程”洼地,虽说初来乍到,田伟还是感到如芒在背,一位中国项目总工程师的责任感油然升腾,促使他只争朝夕,彻夜研究分析图纸、报表。3天之后,田伟凭籍扎实的专业功力和对建筑设计长年独到研究,又汇集了标志项目设计部的集体智慧,快速拿出了18项设计优化措施,包括核心筒布局调整、梁板体系调整、计算参数调整、钢梁选型、500Mpa高强钢筋应用等。这些举措经过多方论证,绝大多数付诸实施,不仅提升了工程品质,而且加快了工期进度,还一举节省了上千万美金的成本。

“埃及新首都CBD项目体量宏伟、影响深远,而CBD项目的焦点——标志塔高达385.8米,系非洲第一高楼,更是我十分向往的工程。”田伟表示,自己在建筑设计和担任肖绪文院士秘书期间,接触到许多前沿设计和施工技术,需要拿到重大项目一线检验和实践,实现自我完善和提升。

完成埃及最大混凝土筏板、正在绑扎核心筒钢筋的标志塔现场 

2018年底,田伟牵头实施了标志塔的基础岩石平板试验。岩石平板载荷试验处于关键线路,试验精度要求高,实施难度大,通过自行设计、研发试验装置,直接节省工期两周。紧接着,田伟又带领团队完成了标志塔超大筏板的设计优化及挡土墙兼做筏板模板的方案策划,使得筏板内的钢筋绑扎和筏板外的红土回填同时进行,这在优质高速推进施工的同时,还极大助力了工地场容场貌的改观。

一系列优化设计不仅令业主、监理对中国建筑的实力刮目相看,就连埃及总理也点赞。在标志塔超大筏板浇筑前的一个月里,埃及总理穆斯塔法·马德布利两次莅临视察,对标志塔进度和文明施工十分满意,他在现场感叹:“中国建筑正与埃及公司携手打造建筑奇迹、打造埃及新时代的金字塔!”

双院士麾下的学子

“我很幸运,求学和成长的人生路上遇到了两位院士导师,董石麟院士和肖绪文院士。”

田伟讲述的语气充满自豪:董石麟老师1955年赴原苏联留学,获技术科学副博士学位。回国后长期从事空间结构研究,是中国空间结构事业的重要奠基人。董老师自1985年起在浙江大学任教1997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2006年攻读董老师博士学位时,他已经74岁高龄了,但他孜孜不倦的钻研精神将使我终生受益。”田伟说。

田伟回忆,博士在读期间,董石麟、周定中伉俪经常和学生交流学术问题,到了中午就和大家一起吃盒饭,边吃边聊,董老师多是聊攻坚科技的话题,周老师则讲一些为人处事的道理。那时,董老师把自己获得的各类奖金100万元捐出来、设立了浙江大学董石麟周定中奖学金。田伟说,两位老人的生活俭朴,为人师表,甚为我辈之楷模。

读博期间,董院士还推荐田伟到德国斯图加特大学建筑结构和结构设计研究所深造,在德国留学期间,田伟不仅学习了前沿的建筑结构设计理论,并有机会到世界一流的建筑事务所实习,同时也打下了良好的语言基础。

201410月,在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履职3年多的田伟,经董院士引荐,进入中建八局博士后工作站工作。报到那天,董院士、周老师二老亲自带着田伟由杭州来到上海,把“爱徒”交到中建八局、交给了肖绪文院士。董院士还与肖院士联名担任田伟的博士后导师,并明确由肖院士带领田伟向着建筑施工领域发展。此后,田伟师从肖院士,配合肖院士从3D打印技术的建筑应用研发、到绿色施工向绿色建造拓展,从中国工程院多项课题研究、到国家多项建造标准的编制等方面开展工作,一路走来硕果累累。

“肖老师太了不起了!他是施工一线涌现的为数极少的院士,他的思路、视野之开阔常常令我震惊;他往往从宏观角度直击问题要害,总是百发百中。”说到自己的博士后院士导师,田伟感悟,肖院士的卓越和成功与他不懈奋斗的铁军作风、触类旁通的广博知识有着莫大关系。

做肖老师秘书的3年时间,我一直在努力追逐他的思路,深有教益。同时肖老师平易近人、与人为善的处事之道也深深地影响了我。”田伟补充。

我就是“Iabor

来到中国建筑埃及新首都CBD标志塔项目任职不久的一天, 标志塔项目的驻场监理Yousury与田伟在施工现场碰面,“你是博士呀,怎么搞成这么灰头土脸!”田伟笑着回复,“我不是博士,我就是Iabor(劳工)。”

标志塔18500立方超大混凝土筏板浇筑时的情景 

“在标志塔施工现场,我真不把自己当博士,我是一种归零状态,一切从零开始,甘当小学生,虚心向一线学习,只要是能抽出身来,我就一天到晚摸爬滚打在现场,这对我工作帮助很大。”田伟说。

在等级观念很强的现实环境里,田伟的低调做派确令埃及同仁们很难理解,他们意识里的博士应该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样子。但随着双方接触增多,他们对田伟等中国工程技术人员身上蕴含的勤奋、谦逊、吃苦耐劳等品质心生敬意,也从中渐渐悟出了中国经济奇迹发生的谜底。

埃及新首都CBD项目没有“双休”概念,一周7天只在周五按照伊斯兰习俗、中国员工也随着属地员工休息一天。但就是这一周当中唯一的一个休息日,田伟和标志塔项目经理刘桂新、项目顾问宋建忠、项目执行经理魏建勋等管理人员也不曾真正休过,最大的“奢侈”是利用晚上时间逛一趟超市、采购点生活用品。

今年225日,CBD标志塔1.85万立方米超大筏板混凝土浇筑开盘,在连续浇筑的38个小时里,田伟一直坚守在施工现场,盯死每一个关键环节。

超大筏板浇筑快结束的26日傍晚,田伟去处理一起工地临时占道的纠纷,监理负责人发现他说话语速有点慢,“田,你怎么说话速度比以前慢了,多久没有休息了?”

“我从筏板浇筑开盘到现在没有休息过。”这令监理负责人大为惊讶,“32小时了,快去睡觉,快去睡觉!”田伟说,“我和项目经理要对这个最大筏板负责任,一定要亲眼看着浇筑完成才放心。”

中国建筑埃及新首都CBD标志塔是田伟带着肖绪文院士、董石麟院士两位导师嘱托独自走向海外的重大工程,田伟说他非常珍惜这个来之易的磨练机会,无论遇到多少艰难都不会放弃,要一直陪着标志塔直到建成,还要认真总结推广项目的管理经验和技术成果。

“我有一个梦,就是通过标志塔这个万众瞩目的地标性项目,在完善自我,回报师长亲友的同时,打造中国建筑海外总承包和建筑科技的里程碑,光耀一带一路!”
中华建筑报社 主办 订阅热线:010-88139078 邮发代号:1-239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21号甘家口大厦南楼812室 新闻热线:010-88135900